轻质隔墙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质隔墙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他们用声音增重角色的生命罗定

发布时间:2020-10-18 17:02:29 阅读: 来源:轻质隔墙板厂家

从放下话筒那一刻

自己和作品的关系就结束了

记者见到季冠霖是在北京朝阳区一间录音棚里。这是一个只有10平方米大小的房间,四周被隔音板包得严严实实,右上方有一个21英寸大小的电视屏幕。她一进屋,就脱掉外套,并提醒记者,录音时绝不能穿可能摩擦出声音的衣服,也不能开空调,必须保证绝对安静。

房子中间摆着一张桌子,她坐在那儿,扯开嗓子喊:"暴风雨来袭!暴风雨来袭!海盗们,我们走!"那是一款游戏里面的台词,她不知道游戏名字,也没过问。她很清楚,从放下话筒那一刻,自己和作品的关系就结束了。录音棚与名利场是两个平行的世界,相安无事,一向如此。

《甄嬛传》打破了这种局面,刚播出的时候,开始有粉丝在微博里向她表达喜欢,说她的声音给甄嬛增加了百分之二十的生命力,也有人向她请教如何配音。《甄嬛传》一轮又一轮在卫视上演,她开始忧虑,自己的声音暴露了,暴露意味着风险,"你配什么大家都会听出来嘛。"

这部戏之后,她的戏约一个接一个。随着偶像剧数量的上升,影视行业对配音的需求越来越大,很多年轻演员台词功底不过关,或者因为档期原因,没办法参与后期配音,这让一批优秀的配音演员获得了大量机会。

乔诗语跟季冠霖是多年的搭档,《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她配的是女二凤九。乔诗语快言快语,声音轻细灵动,很适合小女生一点的角色,前后为《一起来看流星雨》里的郑爽、《宫锁心玉》里的杨幂配过音。乔诗语去横店看过,同时四十几个剧组开机,现场这边放炮哭丧,那边扭秧歌……哇塞",乔诗语感叹,根本没法同期收音。

张珺涵是《美人心计》等热门电视剧的制片人,跟季冠霖合作过多次,他完全理解这些无奈。"这是一个奇怪的时代。"从业十年多,他觉得这个行业越来越奇怪,他也想找实力派的演员演戏,"但是世俗不认、观众不认。"每次招募演员,对那些火的、大牌的年轻演员,"基本上也不会考虑到台词,人找来已经不错了。"

季冠霖倒理解这些演员,她曾见过一个男演员,声音不错,后期配音时,在一个小房间里,没有灯光、没有布景、没有对手,也没有了摄影机,只冲着一个电视机,对着话筒,完全找不到演戏时的状态,但片方着急播,最后还是用了配音。

配感情戏非常消耗体力

有时候会哭得上不来气

" 1234-5678-",屏幕里的年轻演员一遍又一遍喊着这两组数,真正的台词是师傅给徒弟传授的一套剑法,五十多个字。演员读数字时中间没有任何停顿,冬子光对嘴型就耗费了半小时,根本加不进什么感情。冬子说,"配音室才能看到谁是好演员。"

在《琅琊榜》《伪装者》的配音导演姜广涛看来,配音演员就像是一群声音整形师,遇到不好的,大整,遇到不错的,小整。比如,演员的声音太低沉,而这个角色又是一个争强好胜、小白脸的人设,就得给他换一个"很漂亮、很华丽"的声音。

在录音棚里,配音演员们时不时还要担当编剧的角色。边江是霍建华、陈伟霆等多个热门剧男主角的御用配音。边江给"三生"的男主角赵又廷配音。有网友跟他抱怨,赵又廷的配音有点气弱。有场戏,赵又廷扮演的太子要挖掉女主的眼睛,太子默默流泪。配那场戏时,边江在棚里泪流不止,但又要贴着赵又廷的表演,将自己的声音控制得低沉、柔和,他尝试做了很多细微的语气处理。播出后发现因为后期制作效果,自己那种细微的鼻息、语气声全没了。他有些遗憾,如果当时自己声音情绪更饱满一点,可能就不会招致"气弱"的反馈,但他强调配音的第一位还是要跟着角色走,"你得追着他的那个感觉,你不能超越。"

配这种感情戏非常消耗体力,他哭完,在棚外休息了10分钟才算缓过神来。曾有一次,他配一场感情戏,需要不停哭喊,突然上不来气,缺氧,手脚冰凉、麻木。配音演员的表演空间比演员更受限制,用姜广涛的话说,就像被封在一个框架里,全身被绑着,声音却要表演出打打杀杀、惊天动地的感情来。

太入戏了也不行。配《甄嬛传》的时候,有场戏,甄嬛失去孩子,哭得不能自已,季冠霖也跟着哭得一塌糊涂,结果眼泪糊了视线,错过了口型。"你要哭出来,但是这个哭是被控制的,你必须有一根理性的弦儿始终在这儿绷着。"季冠霖常说,没有2000集戏的练习,就上不了道。

被寂寞侵蚀的不仅仅是身体

还有对自我工作价值的怀疑

按照姜广涛的估计,在北京,配音这行互相业务上都比较认可的不到100人。圈子小,大家也不常见面,通常都是一个人在录音棚里工作,时间长了特别闷。

见面当天,在姜广涛500平方米的工作室里,他同时盯着两部戏,一部古装,一部动漫。一个刚入行的男生,给动画片里的皇帝配音,语调高了、口型没对上、太瘦了(语气不饱满)。男生在里面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几句词。姜广涛宽慰他,懵了就出来一会吧。他手里不停玩弄着一串珠子,说起话来慢慢悠悠,转头跟记者说,"真的,一个人在棚里,要找不到那个感觉,你就这么一直喊,不强大的人会抑郁的。"

早年配音的时候,他也常遇到这种情况,总找不准情感,有时候一着急上火,就失声了。有一段时间,他身体不好,又得了卡塔型中耳炎,一只耳朵听不到,上火,眼睛都是红的。

在录音棚里,被寂寞侵蚀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对自我工作价值的怀疑。

孙大川是刘德华的御用配音,也是北京人艺的老演员。他38岁,面部轮廓棱角分明,侧面看,跟刘德华有几分神似。有次回老家鞍山,刚好《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上映,他跟几个哥们说:我请你们看电影,看我配的刘德华。朋友都带着羡慕的语气夸他:这么牛!电影结束,其他人都走了,他们几个人端端地坐在后排,双手交叉抱着胳膊等着,剪辑、动效、片尾曲,最后贴片广告都出来了,还没有配音的名字。

给刘德华配音10年多,他从没见过这位影帝,有时候也会觉得有点遗憾。不过,这都是偶尔才会有的小情绪。在这一行,配音演员跟明星鲜少有交集。孙大川慢慢想通了这之间的关系,就像一个足球队,明星就像前卫,要风光要出彩,配音就像后卫、守门员,属于后方的重要力量,一样不可或缺。

在乔诗语心里,这是一份介于"隐藏与不隐藏"的工作,越是配得好的角色,配音演员越是不存在的、不被察觉的。但每次看到自己配的角色火了,从没有人提到自己,她"心里也会有一点点落差"。(李天波)

本版图片为资料片

深户代办

房屋安全检测评估

气动球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