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质隔墙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质隔墙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韩志国制度创新与发展创新任重道远

发布时间:2021-10-14 20:00:33 阅读: 来源:轻质隔墙板厂家

韩志国:制度创新与发展创新任重道远

韩志国:制度创新与发展创新任重道远 更新时间:2010-12-12 8:35:06   “20年,我们从一个资本穷国变成了一个资本大国,并且正在从资本大国走向资本强国。”经济学家、北京邦和财富研究所所长韩志国用理性的语言总结了中国证券市场20年的发展。接着他用感性语言来描述这一过程:“中国股市20年所走过的道路,是一条充满荆棘,充满曲折,也充满坎坷的路。它在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两种体制的交替过程中蹒跚起步,在新旧力量的角力中艰难前行。” 对于中国证券市场的参与者来说,韩志国是一个熟悉的名字。他的行文和语言更像一个非主流的学者,尖锐、直接,但其言行却对中国证券市场的主流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中国证券市场成立20年之际,韩志国以其一贯风格,直言中国证券市场的成就及当前市场发展中的利弊。

中国股市是市场经济大厦的基石

谈到中国证券市场20年,韩志国首先表示,20年的中国证券市场经历了多次的大起大落,虽然还没有完全摆脱旧体制与旧机制的束缚和羁绊,也有相当多的不完善与不健康之处,但中国证券市场作为市场经济大厦的基石,已经使中国现代市场经济取向的改革具有了完全不可逆转的功能,这是中国股市对中国的改革与发展的最重大贡献。

他对着记者娓娓道来。韩志国说,我们是在旧的经济体制的荒漠上建立起了一个初具规模的资本市场。到现在,中国的股市已经形成了沪深两个证券交易所和主板市场、中小企业板市场、创业板市场和B股市场并存与协调的格局,从中央到地方、从一线到二线的市场监管格局也已经基本形成。股票总市值居全球前列,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社保基金、保险资金等一大批机构投资者也正在培育和发展中。

韩志国表示,中国的证券市场脱胎于计划经济体制和市场经济体制转轨时期,我们在一个完全没有资本观念的国度培育了整个社会的金融意识,这对中国经济和社会的长远发展意义深远。“从目前看,投资意识、投机意识、利率意识、风险意识和信用意识已经在整个社会大为普及,投资者已经成为现代市场经济体制的最主要支撑与最稳定力量。股票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的同时存在使得市场的价值发现功能和套期保值功能初步形成,市场与社会对资本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的认识也有了更进一步的提高与深化”。他认为,中国证券市场20年的发展不能仅仅看市值、看上市公司数量等数字,更要看到随着中国股市成长,人们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思想认识的变化,这些变化,从更深层次影响并推动着中国社会、经济、体制向着现代化发展。

此前一直站在股权分置改革前列的韩志国认为,对于20岁的中国证券市场,股权分置改革意义重大。“如果说,股权分置的形成为中国的股票市场取得了生存权的话,那么,股权分置改革就为中国的股票市场取得了发展权,使得中国的股票市场在与国际惯例接轨与完善整个市场的运行机制上迈进了一大步,并且为中国股市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客观和必要的体制基础。”他说。

同时,韩志国表示,中国证券市场20年建立了基本的法律框架和发展纲领,这也是中国证券市场20年快速发展的重要基础。“我们已经有了《公司法》、《证券法》等一整套法律和法规,并且有了“国九条”这一发展股份经济的纲领性文件。”他说。

股改目标仍未完成

“中国股市的巨大成就谁也不能抹杀,中国股市的重大缺陷谁也无法掩盖。”韩志国直言。

他首先表示,尽管我们已经有了“国九条”这一发展股市的纲领性文件,但文件的内容与实质还没有真正落到实处。中国的股市制度仍不完善,股市发展仍没有提升为国家战略,股市的资源配置功能还不健全。

作为股权分置改革的积极参与者,韩志国认为,股权分置与行政化发行是中国股市的两大历史“原罪”。虽然我们已经进行了股权分置改革,但这一改革所要达到的目标并没有真正完成。股权分置改革有三个方面的基本任务:一是变模糊的产权为明晰的产权,二是变集中的产权为分散的产权,三是变呆滞的产权为流动的产权。对民营经济来说,通过股权分置改革,这三个方面的任务已经基本完成,但对于在市场中处于绝对控制地位的国企来说,这三个方面的任务都还远没有实现。同时,韩志国表示,行政化发行的问题亟待解决,否则市场自身运行规律很难形成。

制度创新与发展创新仍然任重道远

谈到中国证券市场的未来,韩志国表示,对于中国股市来说,20年也仅仅是个起点,中国股市的制度创新与发展创新仍然是任重道远。“我们正在从资本大国走向资本强国。虽然这个过程会更加艰难也更加复杂,但随着整个改革的推进和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与完善,社会的资源配置机制和资源配置功能终究会转到资本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上来,这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并且无论如何也不能阻挡的客观趋势”。

他认为,制度创新的第一重任务是国家战略的调整。现代市场经济运行都以股市作为资金流动的主渠道和资源配置的主机制,但在中国,资金流动的主渠道和资源配置的主机制仍然是商业银行。近年来,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不断上升,已经超过股市总市值的四倍多,其在社会资源配置中的地位与作用不断强化,这与现代市场经济的运行趋势很不适应。股市发展必须提升为国家战略,并且把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功能逐步转移给股市运行,否则,与现代市场经济相适应的金融体制与资源配置机制就很难真正建立起来。

韩志国进一步说,制度创新的第二重任务是监管主体的归位。其核心是要挤缩行政功能,放大市场功能,该个人管的事情个人管,该企业管的事情企业管,该市场管的事情市场管,只有个人、企业和市场都管不了的事情才应由政府管。上市公司的决定权与融资权必须尽快下放到交易所,以彻底改变监管主体的错位与监管机制的缺失问题。他建议,证券发行应尽快向注册制过渡,以真正解决中国股市长时期存在的权利与义务严重不对称问题。

治疗男科医院

哪家医院治疗性功能障碍

西安治银屑病医院哪家好

南昌无痛人流手术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