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质隔墙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质隔墙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34年生育34年计划

发布时间:2020-03-02 14:54:06 阅读: 来源:轻质隔墙板厂家

本周,国家卫计委宣布,审议同意上海市、浙江省调整完善生育政策实施方案的报备意见。而近期全国多地召开的地方两会也透出地方版计划生育条例陆续完成修改并通过审议的消息。

单独二胎,这个貌似突然的幸福其实是根植于一项长达34年的基本国策之上的。当年第一批小皇帝、小公主现在有的已经步入而立之年。无论国家政策如何变化,无论管理思想是否进步,独与非独的人生都滑向了各自的轨道。

A两个同龄人

周璇和刘洋是邻居。上世纪90年代初的石化小区里,两个孩子是大人分不开的好朋友,邻里常常开玩笑说要结亲家。周璇和刘洋都是1986年出生的,只比男孩小几个月,虽然是同龄人,但是两个人在大人眼中有很大的差别:周璇有个80年代初的姐姐,而刘洋家里只有一个孩子,他是相应国家政策出生的独生子。

小的时候,虽然我什么也不懂,但是我也知道有的大人看我是带着有色眼镜的,周璇说,小时候,爸爸妈妈都因为我的出生而被大家冷眼相待,妈妈的工作受到了影响,爸爸是直接掉了饭碗。

周璇说,她的出生是一个意外,因为在那个年代按照常理来说,怀上了二胎是要被引产的,我现在之所以活着,是因为我妈妈在夏天怀上的我,随着肚子越来大,穿的衣服也越来多,这就好像一个障眼法给我妈混过去了,等到大家发现的时候,已经不能引产了,只好同意把我生下来。

这个意外造成的后果不小,周璇妈妈的工资连降三级,爸爸也直接丢了果品公司的工作,只能下海经商。

现在的周璇和青梅竹马的刘洋已经少了联系,但是还能从叔伯阿姨的口中得知对方的境况。刘洋开玩笑说,虽然他是长在红旗下,根正苗红的好少年,但是他非常羡慕周璇。我印象里有次儿童节,厂里搞活动,让所有职工的子女都聚在一起做游戏、发奖品。这个活动只能独生子女参加,我看见周璇站在门口。有个阿姨看见了招手让她进来,但是她就是不敢,过了一会儿就走了。最好的伙伴没有参加,刘洋也觉得这个活动没劲极了。

我听说她读完大学后来去了南方当了护士,后来做了一段时间的活动策划,见过很多大明星。接着自己做生意,在广州深圳都开了店,现在回九江来做生意真的不错。刘洋说,那个三十岁不到的女孩现在比他成功。相比起女孩人生的波折多变,刘洋走的是一条大多数八零九零后孩子们正在走的一条平稳得多的道路:读大学,大学毕业后工作,结婚,生子。

去年结婚的时候,我看见周璇了,跟她妈妈一起来的,刘洋回忆说,看到她我很吃惊,好像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不说谁好谁坏,我不明白的是,我们的差别为什么这么大。

周璇说,现在她打算在九江投资餐饮,把开放地区先进的经验带回九江,我和姐姐一起打理,她在九江这么多年,多有人脉,我则有先进的管理经验。姐妹俩一起,这个我才不怵。

B一个失独家庭

小南门社区是个比较老的小区,里面住着的很多都是几十年的老街坊。冬日的阳光里,他们总是会搬着小板凳到外面闲聊说故事。

在他们的话题中,总是会提到一户姓丁的人家,好可怜啊、将不知道他们怎么办了。这户人家男人叫丁荣贵,都昌人,自到九江工作后就一直住在这里。邻居们说他们家可怜都是因为前年的一起事故。

我女儿在外地读大学,丁荣贵说,每年只有寒暑假回家。2012年夏天,跟着女儿一起回来的还有几个同学。他们久慕庐山风光,便跟着女儿一起回家顺道游玩。而悲剧也发生在这次旅途中,那天傍晚,女儿独自一人从宾馆外出,走到山林里,被歹徒袭击并勒死。丁荣贵说,女儿平时性格十分沉静,不会与人结怨,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和她妈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管是双独二胎,还是放开单独二胎,对我来说,都已经迟了,但总算是给了还能生育的独生子女家庭多一份延续生命的希望。翻开手边的相册,看着女儿由呱呱坠地的娃娃出落成亭亭玉立的花季少女,妈妈李慧的眼里满是心疼和不舍。

李慧今年45岁。22年前,女儿的出生曾带给过这个家庭无比的快乐。孩子走的时候正是她一生中最好的年纪,她还没有恋爱,没有结婚,没有工作,没有尝到哪怕一点点人世的快乐。

无法接受子女离开的现实,人生观趋向消极,拒绝回归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甚至失去对未来的希望和活下去的勇气跟绝大多数父母一样,在得知自己的独苗离开的那一刻,李慧辞去了超市收银员的工作,每天只呆在家里。

精神上的打击太大了。李慧说,当时的她最见不得和女儿差不多大的姑娘,见一个哭一次,所以,当时我不愿见人,也不想说话。正因为这样,李慧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虽然去年开始病情有所好转,但是,女儿,仍旧是这么家庭里触碰就痛的伤疤。

失去独生子女的父母,许多人都或多或少由于现实的残酷而陷入到困、病、老这三重深渊中。李慧也曾一度争取我们可以生二胎的权利。李慧坦言,她曾多次去有关部门反映问题,觉得没有人帮我们养这三道坎而变得有些偏激。当时,就一门心思觉得,我们家落到如此地步都是一胎政策害的,剥夺了老,生病了没有人照顾,也没有能力赡养我们的父母,所以政府必须负这个责任。

直到后来,社会公益组织的介入和帮助,再加上时间这味疗伤的良药,李慧在精神以及生活上才稍稍得以平复。

如今,丁荣贵在外做些木工活贴补家用,一家人的生活勉强算是回到了正轨。但当面对将来做手术、住养老院都不知道找谁签字的晚景,夫妻两人常常悲伤落泪。

C千万迟到的幸福

根据相关调查统计显示,中国目前失独父母中约90%的人年龄在50岁上下。他们中,50%的人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慢性疾病;15%的人罹患癌症、瘫痪等重大疾病;60%以上的人陷入不同程度的抑郁,其中超过一半的人曾有过自杀倾向。同时,由于家庭的重大变故,50%的失独家庭面临严重的经济困难,月收入停留在1200元以下的低水平,20%的失独家庭靠低保生活。

回眸一看,中国的人口政策,活活的一辆在两个极点间生拽死扯,失速狂驰的高空缆车。要准备打仗的光荣妈妈们,五六十年代曾响应号召,敞开肚皮,豪情万丈地撒籽,极力想象二十年后的魂斗罗战士将输出革命,解放全人类,于是到处是蠕蠕而动的童稚、少年、青年,人口狂潮席卷全国,没人顾及教育、就业、交通、医疗、养老的瓶颈,山一样的食物瞬间被海一样的嘴巴吞噬,直待瓶颈快爆了,才紧急刹车:只准一胎。缆车冒着冲天白烟,嘎嘎作响地硬刹于1980年。从这天开始,一个计生三十年的人际焦虑,就是怀上了吗?或者,你有了吗?

毕竟只准一胎。但人口钟摆因此而剧烈甩向冰点,13亿的人口总量曾让我们感受资源的悬崖,但一胎的极速收缩,又让我们远眺绝后的焦虑人口老化、空巢、社会负担倒挂、国民经济发展呆滞

这次的幸福,的确似乎来得有点突然。去年11月15日周五傍晚,单独二胎政策通过《新闻联播》正式向全国公布,因为这个大接地气的消息,中国的这个周末突然泛起玫色霞光。

尽管还有迷茫,尽管还有调侃,尽管还有质疑,但无论如何,中国人口政策的春天毕竟来了!

春天后面是蓬勃的夏天吗?

本刊记者 周慧超

北京国丹白癜风医院

济南中医风湿病医院

北京华仁尚医医院

杭州华山整形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