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质隔墙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质隔墙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8:36 阅读: 来源:轻质隔墙板厂家

李琝志一步步朝韩黛步来,韩黛手紧了又紧,始终没有勇气将匕首举起对准他,直至李琝志与她鼻翼相贴。

一股酒香拂来,韩黛的心已窜到了喉间。

脑袋晕懞懞的不知自己下步怎么做。

冷不防腰肢一紧,一团黑影笼下,人已被李琝志拥进怀中。

“黛儿!”李琝志柔声唤她。

听得韩黛心间小鹿乱窜。

怎么感觉今晚的李琝志有些不同寻常?

不由提醒李琝志说:“大帅你走错房间了!”

李琝志伏在她细弱的肩点低笑,“你怎么老将我往别的女人怀里推,你就从没在乎过我么?”

说时将她肩头用力一扳,冲着那张朝思暮想的红唇吻去。

她的唇很软很甜,他已有整整四年未尝,此时相触便像罂粟那般让他上瘾。

他越吻越深,继而想要的更多,手不安份地探进她衣领。

韩黛只觉颈上一凉,盘扣不知何时已被解开。

她心间发凉。

李琝志这是唱得哪出?

赶紧伸手推李琝志心膛:“李琝志!你可瞧清楚了我是谁?”

李琝志见她羞得耳根生红,瞧得他心里越发痒痒。

他要她,这四年他想她想得发疯!不得已只能借着别的女人寻找慰藉。他一房房的娶,四年娶了六房,本以为她会吃醋,找他闹,可是她没有,就像个外人一般,关她什么事般。让他好生气。他在她心里当真什么都不是么!

不公平,他觉得这样对自己十分不公平。她难道不知,他有多爱她?

偏偏他是个军人,不能像其他男人那样将公事私化,她可知他为何一定要除了她的父兄?罢了,他想,她这辈子怕是都不想知道,只会恨着他。

既然恨了那就不怕再多些!

“黛儿我要你!”

李琝志沙哑地说,充满情yu的眼眸,因为酒精的作用,此时红得滴血。

这表情竟带着份纠结,像个在讨好大人的孩子一般。

韩黛的心乱成一团,这样的李琝志竟让她有些下不了手。

她用力推开他,整整衣服说:“我让人送你回去!今儿是你新婚,新娘子还在屋里等你!”

说时便转身开门,谁知手刚触到门,人已被李琝志攥住,打横抱起,直朝榻上走去。

李琝志将韩黛往榻上一扔,直扔得韩黛两眼发花。

韩黛这才发觉,李琝志今晚确实是来找自己的,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有惊又有喜,却都不是她想要的。

她竟有些怕他,不由往床里边挪。

李琝志怎给她机会,将她又攥回来,对她又吻又啃。

“哧啦!”衣裳已被撕去。

韩黛这才想起衣袖里的匕首,紧紧攥着,毫不犹豫地朝李琝志刺去。

一股腥热喷溅而出,让两人都傻了眼。

韩黛被喷了一脸的血,吓得面色苍白,反观李琝志反比她要镇定。

那刀扎在李琝志肩膀上,血水顺着衣袖缓缓流下,看似伤得不轻。

李琝志呛嘴冲她冷笑:“原来你真这般恨我!你怎么不扎得准些!来呀,往心口上扎!”

韩黛吓得直抖颤,哪里还敢再去拔了匕首扎他心口。

她就像个受了惊的兔子,躲在床角发抖。

不知为何这样的李琝志竟让她无法再恨下去。

许久她收回纷乱的思绪冲李琝志说:“放过我吧!这一刀就算为父兄报了仇,从此我们再不相欠!”

李琝志鼻子一哼,一把捏紧她的下巴,让她正眼瞧着自己。

“放过你,谁来放过我!韩黛你此生都是我李琝志的女人!”

说时又朝韩黛吻去,这回吻势极猛,竟顺着脖子沿路往下。

韩黛没有推开他。她知道他李琝志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只得任由他发狂。

本以为他会折磨她到死,没想到不到子时,他就拎着衣服推门走了。

韩黛瞧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终于哭出声来,张妈等到李琝志走了才敢进屋。

见屋里乱成一团,地上还有斑斑血迹,赶紧朝榻上的韩黛望去。

见韩黛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一看就知刚发生了什么,不由问她:“夫人这是伤到了哪里?”

韩黛只哭不言,许久才说:“我没受伤!是他受了伤!张妈我们逃走吧!李琝志他是个魔鬼,不会放过我的!”

“夫人尚年轻,如真觉过不下去,早点离开也好!”

韩黛点点头,开始盘算出走的路子。

她想,这西北西南几省都是李琝志的地盘,她又能往哪逃?

继而想到南方,她记得有一要好同学项琳在那,或许可以去投靠项琳,又怕这一去给项琳带来麻烦,便决定先跟项琳联系上了再作细算。

她给项琳写信,只问项琳这些年过得好不好?扯些以前上学时的旧事,却只字未提投靠的事。

项琳倒是热心,立即给她回了信,说年底要去北方走亲戚,到时顺道过来看她。

韩黛觉得时机来了,她一人倒还好办,可张妈年纪大了,这事若不成功,李琝志不会轻易放过她,到时只怕将张妈牵扯进来。

这日,她将自己的计划与张妈说了,给张妈一些钱和珠宝,让张妈回了老家。

李琝志显少再来她屋子,即便来了也与韩黛说不到几句话,到是天天遣人来给她送东西。

送来的都是极好的东西,要不就是东海明珠、珊瑚盘子,要不就是燕窝、鹿茸、人参……

韩黛瞧也不瞧那些,只让人收起来放着。

算着还有一个月就是年底,韩黛不得不经常去车站码头转转,已便熟悉下路线。

这日,李琝志正在书房练字,见副官站在门外,将副官唤过来问道:“夫人这两天都去了哪里?”

那副官不敢瞒他,将韩黛每日的行踪一字不落地告诉他。

李琝志听了俊眉一蹙:“她去车站码头作甚?”

隐隐觉得有股不安。

这女人是在等人?这是谁要来了?

李琝志将毛笔往镇石上一搁道:“派人盯紧些,别让她出什么事!”

“是,属下早就跟车站码头那边打过招呼!”

“嗯!”

“对了大帅!快年底了,你今年是打算在府上过年,还是回老家陪老夫人一起?”

副官问李琝志说。

这话倒让李琝志一怔,算了算他已有五六年没回老家陪母亲过年。当年因为续弦一事,与母亲意见闹开。

母亲当年极力反对他娶韩黛,可他却偏偏娶了韩黛。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

上海手机电子料收购公司厂家供货

密封胶用白炭黑橡胶助剂批发制鞋底用白炭黑批发价格

手工刷涂型聚脲弹性材料、汾阳堂、手工刷涂型聚脲弹性材料、销售

沙滩车淮南沙滩车沙滩车厂家_四轮摩托车__批发沙滩车

十堰强电入地NHAP涂塑钢管&

大型汽车底牌湿喷机机械手湿喷台车

茶山废铝废品回收

鹤壁市代做投标文件费用我想写一份投标书

梅州市代做投标书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