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质隔墙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质隔墙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默克尔连任德国总理弱势执政地位等因素致欧元下跌

发布时间:2021-01-07 18:20:57 阅读: 来源:轻质隔墙板厂家

德国大选落下帷幕,第四度成为德国总理的默克尔堪称“惨胜”。在76.2%的选民参与投票的情况下,联盟党只拿到了33%的选票,这是自1949年以来的最差成绩。基于默克尔的弱势执政地位以及未经验证的三党联盟所可能带来的不稳定因素,欧元兑美元汇率25日下跌0.55%至1:1.1883美元。不仅如此,未来欧元区国家财政统一改革以及意大利引而未发的金融、债务危机如何解决等老问题,都将面临新的挑战。

这是一场预料之中的胜利,却缺乏喜悦可言。

2017年9月25日,德国大选落下帷幕,已连续掌舵欧盟最大经济体十二年的默克尔(Angela Merkel)又如愿得到四年时间——如果接下来的联合政府组阁能够顺利实现。

在24日晚投票结束抵达本党总部时,默克尔被媒体捕捉到满脸疲累,一闪而逝的笑容也仿佛是特意为现场守候的媒体摄像“挤出”。这次大选,默克尔虽以明显优势战胜对手,追平她的政治导师、已故总理科尔(Clemut Kohl)的政坛记录,第四度成为德国总理,但其所领导的基民盟(CDU)与其姊妹党基社盟(CSU)(以下简称联盟党)支持率下滑幅度之大,堪称“惨胜”。在76.2%的选民参与投票的情况下,联盟党只拿到了33%的选票,这是自1949年以来的最差成绩。

默克尔已声明,不打算尝试领导少数派政府,她相信一个“稳定的”新执政联盟将在圣诞节前达成一致。

因为前搭档社民党决意成为反对党,联盟党不得不联合两个别无选择的小党派——自由民主党(FDP)和绿党——才能获过半议席。另一面,极右翼政党选择党以12.6%选票大举打入联邦议院,让德国政坛平稳过渡的水面之下暗流汹涌。未来欧元区国家财政统一改革以及意大利引而未发的金融、债务危机如何解决等老问题,都将面临新的挑战。

一批德国商界领袖呼吁默克尔尽快组建执政联盟,以避免政治不确定性因素损害德国的经济和营商环境。荷兰国际集团经济学家Carsten Brzeski指出,“弱势的结果可能使默克尔变得比国际观察家和金融市场想象的要快。”德国智库IFO经济学家Klaus Wohlrabe也称,德国周日大选结果可能引发企业不确定性,9月份德国企业信心指数此前已意外转差。

基于默克尔的弱势执政地位以及未经验证的三党联盟所可能带来的不稳定因素,欧元兑美元汇率25日下跌0.55%至1:1.1883美元。

“牙买加联盟”仍待考验

大选结束后,默克尔在本党总部向党员坦承,她原本预期会取得更好的结果。新一届任期,默克尔面临的国内政治格局无疑将更加复杂和困难。

在大选初步结果揭晓后,遭受惨败的曾经执政“小伙伴”社会民主党(SPD)立刻与联盟党划清界限。该党首席候选人舒尔茨(Martin Schulz)在出口民调公布不久就表示,该党将不再与联盟党组成执政联盟,未来将以反对党的身份在联邦议院里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他本人也将继续留任党主席一职。

对于前欧洲议长舒尔茨来说,在这次大选中战胜默克尔,从一开始就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本次大选20.5%的支持率刷新了该党最低记录,也让其下定决心。社民党的选择获得德国媒体广泛认可,对本党前途而言,继续跟联盟党混下去无异于“自杀”,只有成为反对党,社民党才能够重新找回迷失的自我,也才能阻止已经坐上议会第三把交椅的选择党成为德国议会里最大的反对党。

在进入议会的另外三个政党中,亲商派政党自由民主党(FDP)获得了10.7%选票,绿党8.9%,左翼党9.2%,因为左翼党政纲与默克尔的保守派政党相去甚远,能够合作的,也只有自民党和绿党。

黑、黄、绿,是牙买加国旗的三颜色,因为基民盟、自由民主党(FDP)和绿党的党旗分别是黑、黄、绿这三色,这个最有可能形成的政党联盟也被德国人戏称为“牙买加联盟”。

但也有观察家认为,“牙买加联盟”谈判难度相当大,不排除可能会失败,并引发新一轮选举。德国马歇尔基金会柏林办公室负责人Kleine-Brockhoff就认为,三方联盟难以实现。

自民党反对采取进一步措施在欧洲层面整合政策,加深欧洲一体化。在竞选中,该党呼吁让欧洲稳定机制纾困基金逐步退场,并改变欧盟条约以允许个别国家(如希腊)退出欧元区。

绿党在大选后声称,该党的优先任务是打造一个更强大的欧洲,并表示,参加联合执政的前提是气候保护和价值观外交必须写入新政府的执政基本原则。

在过去十二年的施政中,默克尔长袖善舞、取长补短的能力备受称道,她被形容为经常是“走反对党的路,让对方无路可走”。

自2005年当选德国总理以来,她先后两次主持本党与社民党组成联合政府,一次与自民党共同执政。在与自民党共同执政四年后,该党在2013年大选中遭遇重挫,甚至未能达到进入议会的5%支持率门槛。

通过让联盟党“社民党化”,社民党的许多铁杆选民转而支持联盟党;反对核能、提倡气候保护等绿党主张也被默克尔全盘接收;她甚至在大选前不久让联邦议院通过同性婚姻法,自己却在表决中投下反对票。

但接下来这四年的执政路,恐怕才是最难走的。

右翼选择党何以异军突起

尽管不受主流政坛认可,四年前才成立的德国选择党(AfD)在这次大选中成绩骄人,以12.6%的支持率一举踏过5%的联邦议会门槛,成为议会第三大党。在东部萨克森州,该党得票率更高达27%,超越基民盟排名第一。

该党首席候选人威德尔(Alice Weidel)向默克尔发出公开挑战,称选择党将在未来四年继续努力,为“在2021年实现政府更迭”努力。

实际上,在2013年成立之初,选择党的主要诉求是反对援助陷入债务危机的希腊等欧盟成员国,以及反欧元、反对欧洲一体化,此后随着默克尔2015年开放边境接纳超过150万难民,才逐渐演变为反移民立场的政党。

该党坚决反对默克尔总理接纳难民的政策,希望修改宪法,限制难民申请者的权利并立即遣返全部申请被拒者。

2016年难民危机高潮时,选择党在一些地方选举中的得票率甚至超过20%。

在这次大选中,根据初步调查,选择党得到的支持中,大约有120万人来自过去从不投票的“弃权党”,还有100万选票来自于过去支持默克尔所领导的联盟党的选民,曾经支持其它各党派的选民也有不少出于对传统政党的失望转而支持选择党。

尽管该党还无法得到主流民众信任,但此番打入联邦议会,对今后的德国乃至欧盟都将是严峻考验。

选择党内部的“温和派”和“极右派”之争的矛盾也在大选胜利后的25日爆发。该党共同领导人、党主席佩特里(Frauke Petry)突然宣布,她决定不参与选择党议会党团,以独立议员身份出席议会。她披露选择党的另外两位共同领导人高兰德和威德尔拒绝认同自己的立场,坚持该党的目标应该是在联邦议会里强硬反对默克尔的政治。

她的声明让在场的选择党高层极为震惊,被形容如给该党“投下一颗炸弹”;但这一幕也预示着,以谨慎稳妥著称的前物理学家默克尔未来四年将在议会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对手。

延伸阅读:财经早新闻:德国大选默克尔四连任或将实现

抚顺治疗皮炎哪里好

上海哪家医院治疗妇科比较好

重庆市治疗银屑病的医院怎么样

上海医院治疗肾病价格

重庆市牛皮癣治疗的医院哪里好